鱼儿的母亲也听到了明大伯说的这句话

 
  也就更不同意了。
  
  可俩人还是偷偷地好着。
  
  那年正月里,鱼儿教幼儿园的小姨来家拜年,因临盆在即,说是想请鱼儿去帮她代课,鱼儿因在家闲着,而且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老师,就高兴地答应了。
  
  每隔一周,鱼儿就回家一次,呵呵,当然少不了瞒着母亲见见心中不知想了多少遍的那个他了。
  
  直到有一次回家,吃过晚饭,明却红着脸走进鱼儿的家,帮她爸炒起茶叶来。鱼儿诧异地瞅着他,他也一言不发顾自个炒茶叶。后来她爸睡觉去了。明乐滋滋地说话了:“嘿嘿,都是你爸聪明,想找个人帮他炒茶叶,所以有一天,他在路上碰到我说,小伙子,要找对象不要偷偷摸摸,胆子大点到家里来好了。”
  
  “所以,我就来了!嘿嘿嘿嘿!”明左边的酒窝里盛着甜甜的笑意说着。
  
  “呵呵呵,那你就不怕我妈?”
  
  “怕,当然怕!可一想你爸同意了,我怕什么?所以就大着胆子来你家了!你妈虽然不欢迎,拿白眼瞧我,也不理我。留下我和你老爸炒茶叶,她串门。”
  
  “呵呵呵,是吗?”
  
  明伸出一只手,低声说:“呵呵,你瞧,手都起泡了。你也不在家,我天天陪你爸大概有10天了吧?好像和你爸找对象似的-------我炒茶来他烧柴。今天你总算回家了。他就好休息了,老丈人还真聪明。”
  
  “呵呵呵”
  
  在小姨家代了半年课,鱼儿回家了。凑巧,邻村有一位老师开刀,需要代课老师,(因为那时全乡公办老师少之又少,大部分是民办,代课的)。校长打听到我代过课就上门来请,我就走上了小学的三尺讲台。
  
  第二年,快要过端午节了,明的父亲代明按本地习俗买来了水果、扇子、粽子什么的来到了鱼儿家,算是告诉村里人,俩家结亲了。母亲虽然还是有那么一丝不同意,可知道阻止不了这对年轻人俩颗相爱的心了,也就默许了。
  
  俩人的脸上总算有了舒心的微笑。
  
  可开心过完端午节后不到2周,明的父亲却得疾病,仅仅一周时间就去世了--------
  
  听到噩耗,鱼儿去到他家,见他爸睡在一张竹塌上,他家人默默地坐在旁边----------鱼儿的眼泪此刻再也控制不住,朝着爸的遗体双手合十深深地拜了下去,心里默默地喊着:“爸!爸!鱼儿后悔那天在你家过端午的时候,明的朋友捉弄我,说是在坐的都要给父母敬酒,我害羞终究没喊你一声爸,你咋就这么快走了呢!你家的大媳妇还没亲口叫你一声啊!爸!爸!你听见了吗?”
  
  鱼儿的母亲见明才22岁的年纪就死了爸爸,弟弟还在读小学6年级,今后全家的重担都压在了他身上,也心疼得不得了。就以亲家的身份置办了丧礼------
  
  第二年正月26日,俩人成亲了。因给父亲看病欠了不少钱,明的堂哥以介绍人的身份拿来了2600元彩礼钱,俩人寒酸地成了家。(呵呵呵,当时已流行“金戒指、金项链、金耳环、彩电、冰箱、洗衣机,鱼儿只点名要了一台洗衣机,因为鱼儿不喜欢做家务,另外的都无所谓)。
  
  虽然事后才从母亲口中听说村里人的风言风语,说全村最漂亮的姑娘却是最不值钱的话,嫁给明还不如嫁给村里的谁谁好之类的话,让家人蒙了羞。可鱼儿心中仍然十分幸福。
  
  公公走了,婆婆是个文盲,无能力管小店,就关了。小姑自己会赚钱了,明还得供弟弟读初中。家里更穷了。可俩人仍甜甜地过着属于自己认为的好日子。
  
  女儿的出生更是给家里带来了自公公去世后少有的欢笑。明如获至宝。还有就是鱼儿的妹妹告诉姐夫,说姐怀孕的日子里,她曾梦见明的爸爸抱着一个婴儿走进家门。明便认定女儿是爸爸送来的,喜欢的那劲真是无法述说。
  
  过了好几年,钱总算还得差不多了。鱼儿坚持在堂屋正中打砖壁,对明说:“我不会让别人把我家一碗清水看到底的,我会让睡在地底下的来不及听我喊一声公公的老人家睡安心,睡踏实的。爸,你要保佑我们一家子哦!”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