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个村的杨姓人家保存的史料这么详实具体生动

 濮阳县境内有杨十八郎、西十八郎、南十八郎等十五个杨姓村庄,计四千多人,祖坟内一通古碑,称为《唐兀公碑》,杨姓家族内流传一抄本诗文《述善集》,成书于元末,主要是赞颂杨氏先人的祖德懿行。这一书一碑掀开了几乎被历史湮没的西夏人最后去向的一角。
  
  西夏党项人的族源为羌人,和现代藏人同源,最直系的是西藏的夏尔巴人,现代的夏尔巴人多是高大英俊,质朴忠勇,许多被旅游来藏的西方妇女带回欧洲结婚或做男宠,可见这个人种很优良。唐以前有许多部落来到青海、甘肃、宁夏一带,唐朝时更是大批内迁,被唐庭礼遇,首领一族拓跋氏被赐国姓李,有一支忠于唐朝的特战部队,随大唐军队四处征战。被电视剧炒热的李元昊在宋一代建立大夏国,几乎与辽宋等齐,虽然主要谋士汉人不少,强盛时期的梁太后也是汉人,但有自己的文字和文化体系。
  
  北宋和辽灭国后,西夏又和金及蒙古并存了许多年,可见这个民族也十分强悍。直到成吉思汗灭了中亚打进了欧洲才返回来,以西夏收留他的仇人为借口,攻打西夏,其实,大汗想灭谁不需要借口。其结果是两攻不克,并被射伤,据说成吉思汗的死和这次箭伤有关系,临终前下了屠灭西夏人的命令。上世纪七十年代农业学大寨,搞农田基本建设,在几个西夏古城遗址附近都挖出了堆积如山的累累白骨,刀箭伤历历可鉴,触目惊心。坐落在贺兰山下的西夏王陵,所有的石碑都被砸成巴掌大的石块,以致以现代考古的精细,竟拼凑不出一条完整的信息。
  
  西夏灭亡后,党项人再无踪迹,去向成谜。后来元人修史并没有把近二百年的大夏国编入正史,其他文献笔记也是一笔带过,没有系统描述。有史料说,最后灭掉南宋小朝廷,逼着丞相陆秀夫背着南宋八岁小皇帝跳海的就是投降元朝的唐兀大军。说明党项人没有被蒙古人全部屠杀。
  
  后来西夏字也成了死文字,无人能识。近些年发现的党项人的蛛丝马迹也十分零散和简略。在洛阳西边的新安县,一个小村子里的李姓祖坟里挖出了一块墓志铭,是随元军征战的一个党项人李姓将军的,这个村的李姓人或许就是西夏王族的后裔。在保定韩村,在南京也发现片段,都没有濮阳这。

关键字:
more>>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