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的悲苦磨难只有佛知道

 
  好友侯工在阜平施工,邀我一游,于是一路西行,进入太行腹地的大沙河畔。初春之际,枯水时节,细流淙淙,河滩漫漫,卵石累累,小草遥见,一下又激起了寻奇石乐趣。
  
  那是在非典的2003年,在济源篮球城干活儿,工地一角有一园林院落,奇石、盆景、紫藤、翠竹、根雕······一派生机勃勃,古趣盎然。
  
  工地不忙,所以天天流连其中。主人是一个近七十岁的老先生,后来熟识了,给他的奇石改了几个命名,无非是什么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月照秦川、清风浮云······等等,老先生甚喜,带我参观了两重锁锁着的奇石珍藏,还有在济渎庙里的一个展厅。
  
  如今十五年过去了,不知那位装着心脏起搏器的老先生是否健在,那些天趣奇石下落如何。
  
  一连几天在大沙河摊转悠,捡了几块,各种石质,各种颜色都有,造山运动中的地质翻腾,各种石质混揉,亿万年来,被洪水从莽莽群山中剥离冲下带来,一路被磨砺的光滑圆润,形成了天工奇趣的各种图案,绝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两块儿。
  
  最后一天河滩上碰到了一个也是捡石头的年轻人,听说我是外地人,一脸的不高兴,态度也不甚友好,并要看我的石头,我想这里是革命老区,武装斗争出身,没敢让他看。不过还是跟人家学了一点知识,知道了竹叶石、黑金刚······
  
  当年在平顶山时经常坐班车去郏县景家洼煤矿,小路很窄,弯弯曲曲,在香山脚下绕过,知道上面有个香山寺,也能隐约看到山顶上的这座塔,一直认为是一处荒山野寺,十七年,竟然没有拜谒过,真是惭愧。一个不正确的认识,以为此地为豫西南山地,自古荒蛮,其实在古代,洛阳到荆州、襄阳、南阳的古道就在旁边,属于南北交通要冲,蜚声千古的汝瓷窑址就在附近清凉寺村。这次在郑州随几位佛友走了一趟,感觉甚好。
  
  先到了尧山大佛,绵延无边的群山中,一座小山上,一尊一百零八米的释迦佛立姿说法造像,通体鎏金,辉煌耀眼,巍峨低首,慈祥浅笑,俯瞰众生。佛友问我:震撼吧?···的确有点,太他妈费钱了。据说是一香港公司经营,经营者收票,信众被佛光普照,各得其所。
  
  在这群山里的某个方向,不远的某座山顶,我也曾受到了某种荡涤,在某年春末的一个深夜,独自攀上山顶,裹着租来的军大衣,仰卧在悬崖边的大石头上,望着浓密的晶亮的漫天繁星,伴着松涛阵阵,听着幽深的山谷里,高一声低一声,远一声近一声的夜莺鸣叫,凄婉哀怨,高亢如鸿。····快三十年了,太久远了,如梦如幻,似有似无······
  
  午饭在中汤用的素斋,很有风味。
  
  下午到的香山寺,佛友去方丈室听住持弘法,我独自攀台阶上了山顶,看了建于宋代元祐年的这座大士塔,塔下地宫中供奉着观世音菩萨转世中国的肉身灵骨,这很神圣。看了被玻璃罩着的宋丞相蔡京的手书碑。这两样是镇寺之宝,是国家级文物。环山四外半腰有许多大殿,巍峨庄重,多是近些年佛教兴盛以来所建,香山寺算是观音菩萨证道现身的地方,观音祖庭,一个宗教场所,不同于旅游景点,门票只要五块。
  
  下来见几个佛友正从方丈室出来,总管大和尚领着参观大殿,于是又随行上了山顶,参拜了不对外开放的供在塔内一层的千手观音像,宋代所雕,材质香樟木,也是国家级文物。随佛友在肃穆中鱼贯进入塔内,给千手千眼观音菩萨上香,在菩萨前,一个佛友突兀一声哀哭让我心颤不已,是啊信佛灵魂就有了归宿,只有佛懂得,佛前一声号,心窗次第开。
  
  岁月如幽,时光如昨,拂去障眼尘烟,让俗世的烦恼在禅定的宁静中,烟消云散。生前身后万法皆空。······来时无迹去无踪,来与去时事一同,何须更问来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晚餐又是斋饭

关键字:
下一篇:没有了
more>>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