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少年时代很向往的一种诗意

 
  波涛如聚峰峦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遥想着那风林舞破、烟盖云幛、校检身后十万松的豪迈,我与清明节这一天,约了朋友,开着借来的警用面包车,一路向着西南偏南,向着大禹治水时留下的2根擎天石柱、石柱山绝尘而去!
  这是我少年时代很向往的一种诗意
  首先感谢党的三农政策,以及建设新农村的大力实践和作为,想农民所想,最近几年都修建了村村通公路,才使得我们一路没有颠簸。
  
  车开在硬化的水泥路上,车窗外的景色真是怡人,没有城市的装修声音,没有急功近利的商人,一切是那么平淡,平淡的云,平淡的树,平淡的水和水牛,平淡的稻田,还有很甜的、好像没有呼吸过的、平淡的空气。在这样的环境下开车,我的双眼也好像长了翅膀,和我的心一样,穿越了很远、很远。
  
  一个半小时的轻松驾驶,我们终于看到了山!这是伏牛山的余脉,伏牛山走到了这里,远观好像一个美丽的女人,略施粉黛,然而这样,很美丽了,要是触及风景区的核心,岂不还美丽?
  
  停好车,换好鞋,背好背包,到村里找了一个向导,要他带领我们去爬山。我们犹如平时的雄心勃勃,信心十足,都跃跃欲试,真有一种漫卷红旗涌大关的心情。向导淡淡地看着我们,微微笑着说:上山3个小时,下山快3个小时,你们能坚持吗?我顺口一句:烈士一念,岂可退之乎!于是我们就跟着向导出发了。
  
  我在后面,大声的背着各种残缺不齐的诗词,例如苏轼的我看青山青几许,青山看我应如是等等。还有人唱着:走啊走,乐啊乐。向导在前面老是回头看我们,还是淡淡地笑着,偶尔说一句:你们和别人不一样。但是怎么个不一样,向导没有说。
  
  到擎天石柱的地方,也就是石柱山的主峰,需要翻越4座山峰。第一个最缓最低,我们就歇了3次,唱歌的、欢呼的的人也逐渐少了。但是我依然不减初衷,高声喊:无限风光在险峰!翻过第一个时,队伍有些稀拉了。
  
  第二个山峰,陡一点。只见卧石如牛,因风化而开列的石头,有如天神的刀劈,有些愈欲虎跃,动感十足。而这时,打退堂鼓的人也有了。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在大口喝水,向导还是独自一人,默默的抽烟。然而我似乎听到了深山之处隐约传来的松涛之声,难道这就是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我对着松涛传来的方向,大声的高喊:我来了!你欢迎我吗?我的回声,连绵不断。
  
  第三个山峰,严格意义上说,见到了松涛。真是松涛声!一浪掩过一浪,置身松涛之中,再看周围乱石崩云,苍松成林,云卷云舒,极目四望,没有狼,然只有向天射天狼!一起的伙伴,又是吃又是喝,老问向导什么时间到,还有多远?向导还是一边抽烟,一边说:还有一跑。一跑,山里人的意思就是还有一段距离,或许很长,或许很短。我理解了这句不是术语的术语,就是别无选择,还要走!
  
  这座山峰,我们休息的时间最长。向导默默的爬到了一个巨石上面,盘腿而坐,面向山谷,山风吹着他的头发,吹着他的影子,伴着头顶翻滚而过的松涛巨浪,向导和巨石熔合一起,巍然不动!多像一个羽化成仙的道士!他的那种淡定,那种从容,那种过往云烟的神情,惊呆了我!我夜夜黄卷青灯,苦读道德经,没有此刻这位向导给我的点拨多!我的很多烦恼,似乎一霎那,都被眼前的景色,都被我的感悟,被松涛吹得一干二净!
  
  我霍然开朗,向着深山深处,用尽我全身的力气,高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你快乐吗?此刻,你也在人生旅途,你快乐么!我终于直抒胸臆!酣畅淋漓!
  
  抬望眼,最后的胜利就在眼前!硕大无比的石柱就展现在我们眼前!我脱去上衣,裸露着胸膛和脊梁,手里拿着棍子,像赶鸭子似的赶着我们这拨人,走!走!走!那一刻,我似乎疯了!那一刻,似乎不是平时斯文的我了!
  
  经历了这么多的肉体折磨,经历了我自我鼓劲的高亢之声,经历了我忽然而得的开悟,风景的主角,故事的核心,终于接近了!我是多么欢喜!好看的风景从远处看起来很近,然而要接近它,欣赏它,乃至拥有它,又是多么艰难!
  
  风景的主角,故事的核心,你给我留下的是升华!我围着你,心里幽幽的问你,也让我给你留点印象,好吗?但是我绝对是不会用锋利的刀在你表面强加给你的刻上:“我到此一游”的印记!若干年之后,你还会记起2008年的清明节,我到你这里一游了吗?山顶的滚滚而过的风,吹着你,也吹着火热、赤裸的我!滚滚的风啊,吹着过去,也吹着未来!
  
  我最终还是失去你,但是,看你一眼,拥有你一刻,此生足矣!
  
  为了看你一眼,拥有你一刻,却又让我羽化成仙,归于平淡,归于沉寂!
  
  为了看你一眼,拥有你一刻,终于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亲身看景、赏景,不如听景。
  
  听别人说景,没有得,也没有失,因为景色和我都不是主角……
  

关键字:
more>>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