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的符号常在脑子里被我看成是一堆阴笑

 
  也许自己曾经激情过,有一段燃烧的岁月,绚烂而又澎湃。­
  数学的符号常在脑子里被我看成是一堆阴笑
  也许自己一直都那么淡淡的,行走。学习。生活。­
  
  再有一个多月大学就满三年了,想起了一个形容,大一女生象苹果,不好看但好吃。大二女生象芒果,中吃不中看。而大三女生象樱桃,又好看又好吃。想想即将迈进的大四,不由得心生悲哀,大四女生象西红柿,还把自己当水果看呐,可路还得往下走,雄赳赳气昂昂地,是生活走进了我,还是我走进了生活?
  
  每天还是抽空写点东西,沉沉的热闹让我压抑。不安分的因子在身体里积淀,爆发,象岩浆喷涌的时候我知道,课本又让我丧失了视力。­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溜了两眼电视,湖南台的快乐男声正在激情的进行着,对这类作秀的表演,还真提不起多大的兴趣,除非象上海台的好男儿,有一个宋晓波,没有言语,没有声音,用纯净得象西藏的天空善良象天使那样的笑容去打动观众。不过有一个被淘汰的选手张远,在复活机会的舞台上说的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我只想在这个舞台上证明自己,只是表演的欲望,单纯的得到大家的认可而已。­
  
  在一个没有掌声的舞台上,仍然用心去表演自己的人,才是对生命的真正诠释吧,不知道他有没有复活成功,因为后来是广告了,我没看下去,不过我真心希望答案是肯定的。生命有的时候需要认可和共鸣。
  
  二叔老说我一个小女孩家的野心太重,操心太多,以后找个好老公嫁了不比什么都强,还让自己那么累。我想辩解。想到结果是更多的教诲,我于是沉默。­
  
  智者一切求自己,愚者一切求他人,这个世界不是掌握在那些嘲笑者的手里,而恰恰掌握在能够经受得住嘲笑与批评不断往前走的人手中。这是我收到的最明智最智慧的一条短信。­
  
  线性规划老师说考察课就随堂考一下,心里就突地轻松了好多.­
  
  我擅长跑题,一直都是。瞧,从东门出发,途径南门西门北门,就是回不到东门了。豆蔻年华,一切就没了解释。­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FIG 
  

关键字:
more>>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