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秉性决定了他的这种性格

 
  我们单位有一个人,是小车班的副班长,我俩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吃喝。为什么说我俩关系好呢?因为我俩脾气、为人、做事情都很相像,不过他比我大一些,我喊他小兵哥,他叫奇兵。
  就是秉性决定了他的这种性格
  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下了班,不是我喊上他,就是他喊上我,去到餐馆吃饭,饭菜也很简单,就好像他说的:涛弟,走呀,一热一凉。于是,有时候是一热一凉,有时候不是的。我俩在一起喝酒,最起码要喝掉一瓶半白酒,晕晕乎乎的,他开着车就回家了,我则像一个幽魂野鬼,到处晃荡。
  
  现在他的口头禅就是一热一凉,毕竟,我们的工资很低,还得存钱干大事情,他呢还得照顾家人,都不容易的。
  
  我们在酒桌上面,什么都说。大到怎么打台湾,打台湾的时候,如果美国军队来了,咱们怎么办;还有奥运会中国要夺多少金牌,到底是王皓上场,还是马林上场,等等。小到哪一家的菜好吃,厨师换成谁了,有什么特点;哪一家烧烤的羊肉不是用马肉再泡过羊尿,然后再烧烤的等等。总之我俩在一起,交谈甚欢,相见甚欢。还有就是齐班副的老婆也喜欢杯中之物,如果心情好了,储蓄任务完成得好了,也会赤膊上阵,和我比拼酒量。只要他们两个上阵,我欢喜得快,也往桌子底下趴得快,嘿嘿。
  
  他呢,对什么事情都是大大咧咧的,尽管他很聪明,也很能干,我看似大大咧咧,但是毕竟比他小几岁,有些事情在脑子里过一下,不那么象他那样赤裸。然而,从去年到现在,我俩很少在一起喝酒了,我心里很难受。因为他去年出个车祸,也就是这个时候,刚过了51长假。
  
  他出车祸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还在一起喝酒,奇班副的姐夫哥也来倒了酒,我又和他姐夫哥交手了一番,互有输赢。那天晚上,到现在我还历历在目!等到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办公室里值班的同志给我打电话说他出事了,怎么怎么了,我还不相信!原因是他的小车后视镜刮倒了一个老头,老头头着地,流了好大一滩血,我看着都吐了。没有见过那种场面,真是吐了,吐的是早饭,然后是黄水。
  
  出事之后,那个出事的老头在医院抢救了快7天,到后来依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兵哥哥那几天看起来好像衰老的多少年,很低沉,也很消沉,我也不敢怎么安慰他,我看他的眼光,就是游走不定,不敢拿正眼去看他。心里好像对这个事情也有责任似的,因为前一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喝酒。
  
  不过小兵哥在医院真是很忙,忙上忙下的,都为这个老头的生命跑的也瘦了,最后,老头的家属,是个老婆,对单位说,你们也尽力了,我看也没有指望了,不如回家算了。我们竭力反对,毕竟是一个生命呀!第七天的下午时候,老婆拔了这个老头的氧气面罩,放了一卦炮,就拉着老头的尸体回家处理后事了。
  
  过去一年了,前几天我才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说这个老头给他抢道,老头骑的是自行车,本来没有事情,好像老头听到旁边有人喊他,回了一头,自行车就拐到了行车道上,结果没有什么预防措施,后视镜刮倒了老头,就发生了事故。
  
  这也是他上班第一次的事故,他就对我说,开车一定要操心操心再操心!要不然一家人一个出了这样的事故,全家人都不安生,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特别是死去的,家人是多难受。从那以后,他也很少喝酒了,我理解他的心情。从这个事情上面,我知道了一件事情,就是这种事情,在双方来说,都是一种伤痛,一生难以忘怀的伤痛。
  
  其实,爱上一个人,如果从心里爱上一个人,最先开始的,就是对这个人心头一热开始的,
  

关键字:
more>>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