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情在环线路上开始,但是没有结束

 
  那一天的下午,我到现在还记得特别清楚。他的同学云海,这个日进斗金的超市老板,给他的老婆作了B超,男孩子,高兴,非喊着他的同学们聚会,地点在兴源食府。那天天气很好,在11月份,天高气爽。他也叫上了我。
  
  去了之后,已有2个同学在那里等了,于是我们就玩起了纸牌双升。我还祝福了云海的孩子,他问我什么时间嫁给他,我心里一惊,偷偷看了他一下,他眼里那种火焰般的眼神似乎暗淡下去了很多。其实我多想要让他说,说我什么时间嫁给他。
  
  我知道他们说这话是认真的,不是随口说的。然而他的沉默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气氛就这样尴尬着。他为了掩饰这种尴尬,拿出手机给他的同学打电话,忽然听他说怎么了?马上去!说完后把纸牌一扔,说:东升出事了!
  
  东升出事了?怎么可能呢?只有他去找别人的事情,怎么她会出事情呢?东升中午喝醉了,K歌后在中医院门口和一个小车撞上了。赶紧去赶紧去!他们三个人匆匆下了楼。下楼的时候他对我说:丽丽,等我们回来,那里也不要去!我在2楼的餐厅看着他们开着本田越野车呼呼走了。我无端的开始担心他起来。
  
  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回来了,回来了4辆车。东升也回来了。他们坐下之后,就哈哈大笑!来的有一个我认识,是我们一个系统的车辆税费管理所的所长,我叫他茂叔,他和我爸爸称兄道弟的,年级就和他差不多,也是一身的酒气。
  
  想不通啊,真是想不通,他们来的人竟然和咱们一个口气!茂叔坐在椅子上很放荡的、肆无忌惮的叫嚣着。不是东升的主要责任吗?怎么受害方和责任方一个口气?竟然替责任方说好话?我真是想不通!
  
  只见他给茂叔使了眼色,但是茂叔那开怀的嚣张没有注意到他的眼色。到底怎么了?我很随意的问了一下茂叔。茂叔见我问他,收起了他的姿态,毕竟,他要在小辈面前要有一个长辈的样子。
  
  很简单!我们去了以后,那几个人缠着东升要赔偿,我们就就是随便问了一下怎么了,他们问我们你们认识吗,我说是很好的朋友,交警队也去人了,就是问了一下谁的责任,一个老头不知道深浅,说是东升的责任,就挨了一顿毒打,哈哈哈!
  
  我心里开始无比的恶心这帮人!这帮人怎么这个样子?这帮人怎么这个样子!一个老头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说得清楚吗?我们都没有动手,是别人看不惯的人只是搂住老头给他说了几句话,没有人动他。他们那几个人也认识到错误了,当场承认了错误,并且领着东升到了中医院看了病,拍了CT,没有什么大碍,我们又把司机领到修摩托的地方,当场给东升修了摩托,还一个劲的说好听的话,就是这个样子。他这样慢慢地说着,云海连忙说是这样。
  
  绝对不是这个样子!我从平时他的那种淡淡的神情就看出来了,好像蔑视一切的样子就看出来了。我心里感到一阵阵的恐惧,我对他的好感霎那间都没有了,原来的担心变作了无比的厌恶!那顿饭我吃的索然寡味,他们几个高呼小叫,似乎在庆祝什么,我盼望着早点结束这个饭局。
  
  结束之后,他送我回家,问我为什么不开心,我对他说你们简直不是人。他一愣,没有说话,我甩头就进房间了。他又给我敲门说22号我生日,你能去吗?没有你的同学们了我就去!我赌气对他说了这样的话。11月22号他果然没有喊我去庆祝他的生日。
  
  23号是个星期六,一大早他给我打电话说出去转转怎么样,算是补了生日的。我答应了他的要求,我们又坐上了环线车,这一次他穿上了西服,扎着领带,阳光照着他,多么精神!坐上了车,他没有问我昨晚上为什么没有喊我去,还是一个劲的介绍城市的发展,说那是新开工的投资2个亿的新工厂,那是什么投资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高新园区等等。他介绍得比以往都要仔细,都要认真,一脸的真诚让我也记住了不少企业。到了滨河路,他说我们下去走走吧。我们就下了车,坐在铁链子上面,河边的风吹着他的衣服和头发。他慢慢地看着我,眼里的火焰好像慢慢的黯淡了下去。
  我的爱情在环线路上开始,但是没有结束
  丽丽,我们不要演戏了,我们分手吧!你的素质和你的理想在这里埋没了,你要到更大的地方去,更适合你的地方去!以后你有本事了,就到家乡来投资,振兴家乡的经济,家乡里的人都不是像我们这帮人这样,我浪费了你的时间对不起了!说完后,他又说我先走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只是你的过客和道具,祝你以后好运,再见。
  
  2006年的11月23号竟然是你对我说了这样的话!**,你回来!我看着他的背影,喊着他的名字,他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会的!我以为他要对我说他会改变,然后再怎么的话,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在朦胧中,我看见他坐上了环线车,向北去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也擦干了眼泪,也坐上了向北的环线车,车子没有停,北边很荒凉。忽然我看见一个人影在路上徒步走着,是他一个人在路上走着……
  
  07年的春节我从北京回来了,那个时候我已经找到了一家跨国公司,做技术监理。我回家给我爸爸带一点蜂胶,据说对糖尿病有好处。回家的晚上我去看同学,在那家辣子鸡的餐馆里看见了东升,东升也看见了我。东升过来给我打招呼,问我现在怎么样了,我说都很好。东升说涛哥早知道你是不会留在这里的,你不敢谢涛哥吗?
  
  我感谢他?为什么?想到他那个样子我就很讨厌。你知道吗,是他反着说我出事了,好像俺们都很坏的,就是惹你的反感。我一阵眩晕!怪不得他那那淡淡的样子,怪不得分手时候他会那个样子。听说你到了大公司,很高兴,他很高兴为你争取了时间。东升对我说了这样的话。
  
  他现在在哪里?就在楼上,我看你还是不要见他了,他现在很少说话,也很少喝酒了,你忙你的吧,我上楼了。
  
  我回到了家,躺在床上,想起他对我的种种关怀,于是我拿起了手机给他发了个短信。很快他就回了短信,说不认识我,请不要打扰他。这我才想起来我院的号码已经作废了。我忽然想起了他给我写的那些信,我就把他在信上的话给他发了过去,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你能解释一下吗?他给我回话说过去的都过去了,不要再拿这些说事情了,我很庆幸认识了你,但我毕竟是个过客。
  
  过客?这个词狠狠地针扎了我一下。忽然想起了他对我的好,那晚我给他发了一夜的短信,他一个也没有回。整个假期他也没有给我回一个短信。就在正月初8我走的时候,接到了他的短信,说:环线路上没有起点和终点,但是人生的路上有起点和终点,你路上小心,祝你今年好运!
  
  我坐了一夜的火车,一夜没有睡觉,又是给他发了一夜的短信,到最后两块电池都没有电才作罢。他还是一条短也没有给我回。只要他给我回一条短信,我就要折返回去!可他没有。
  
  到了北京,我又开始了繁忙的工作。我上班的地方就在王府井的头上,每天我在这个东方广场上面临窗看着王府井川流不息的人群,有时候看见有人的体形像他,我就要一阵阵的激动,给他发信息问他是不是来看他姐姐了,是不是到王府井了,但是……
  
  是啊,环线路!这是我给他发的最后一条短信!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