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老板们都是生意场上的摸爬滚打的

 
  
  一条环线路,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作为一个人,就必须有起点,有起点,就有终点。起点错了,终点对了就可以;起点对了,终点错了,不可以。
  这些老板们都是生意场上的摸爬滚打的
  大学毕业以后,好久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父母很担心我一个人在外地,于是就把我叫回了家。回到了家,我父亲就把我安排在地税局税务服务大厅里临时工作。其实税务大厅并不是很神秘,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向做生意的人分发报销用的发票。这样做一是有任务,二是有提成,多销多提成,好像在推销什么商品。
  
  对人对事特别精明,要是从他们那里捞到好处真是很困难,何况我是一个学生。为了推销这些额定的发票任务,我煞费苦心,这个时候,和我父母很好的朋友,给我介绍了男朋友。
  
  说句实话,我内心深处不想早点结婚,总想着我能到一个我喜欢的地方,和我真心相爱的人白头到老。但是为了不给父母的面子掉地上,我父母也是苦口婆心的劝我,我勉强和他见了一面。
  
  初见他的时候,他很有礼貌,穿着得体,言语不多,一脸微笑,很有家庭教养,也很善解人意。我们在一起吃了饭,好像他对什么事情都知道似的,但又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他甚至知道我们武汉大学发展史!我知道他问我的那些问题就是不想让我感到尴尬而已。
  
  在饭局上,我看我的父母对他很满意,他的嘴巴很甜,在饭桌上又是倒水,又是挟菜,叔长姨短的,父母很开心。他对我父亲还热烈的敬酒,显然他早知道我父亲喜欢喝酒。我父亲市地税局的办公室副主任兼局长的小车司机。父母最后对他说以后有时间了,到我们家去玩。他也摔快地答应了。就这样,我们慢慢的有陌生到认识。
  
  不可否认,他懂得很多,似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东西,他甚至知道美元是用什么做的。认识之后,他也知道我不想早点结婚的想法,也很尊重我的想法。但是他看到我这样说的时候,眼神看我的眼光好像火苗一样黯淡了一些。他对我是中规中居,没有别的恋人之间的举动。到了现在,我其实很后悔。
  
  他也是个很浪漫的人,他竟然给我写信!现在谁还写信呀,手机、电话都很方便,但是他居然给我写信,并且经常写,看着他给我写的信,我仿佛回到了古代,没有压力,没有竞争的古代。他给我写的信文辞优美,字迹端秀,他给我写了7封信,到他说要我离开他的时候,写了7封信!
  
  熟悉之后,他带着我参加她同学的聚会。
  
  写到这里,我那时仍然还是不十分了解他,知道他在他父母面前很孝顺,毕恭毕敬。但是我隐隐感到他骨子里有一种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好像有一点和别人的格格不入。直到现在我知道了。
  
  他是河大法律系毕业的,原来在郑州当过见习律师,后来父母也是让他回来了,安排了工作,他的同学们似乎也都是走的这条路。和他的同学接触几次以后,我也就知道了他同学的名字和单位,他的同学不是很多,但是关系都很好。他们在一起喝酒,真是比土匪还要畅快淋漓,说的话都很幽默,让人忍不住地笑。
  
  到现在我还记着他同学的名字,博子,工作区书记助理(正科级);春阳,安检局副局长;东升,纪检委第二监察室副主任;保群,派出所指导员;震,土地局城市开发公司副经理;云海,超市老板;建儒,交警队事故处理中心副主任、副指导员。当然,他的同学们都很尊敬他,他也没有多少权力,也没有什么级别。毕竟同学们在一起不需要什么级别,什么职务,这些都不重要。
  
  不可否认,我认识他和他的同学之后,我的工作任务完成得很轻松,有些老板竟然主动找我要发票,每个月居然可以拿到2000元的工资和奖金,我父母也是乐得合不上嘴。但是进税务部门工作,编制要省里批准,很困难的。其实我也没有看上这个工作,我想到更远的地方,去施展我的专业,每晚我还在英才网上找工作,现在只是一个过渡。
  
  每次参加完他的同学聚会后送我回来,无论他骑车还是开车送我回来,他的眼光都是有热情变得暗淡,我知道我对他说的我不想早点结婚的话对他起了作用。他这样做完全是给我的父母看的,为的就是不让我父母为我操心。以后随着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大,有了环线路,有了环线车,他便喊着我,周末去坐环线车,给我说这是体育场,那是科教中心,那是什么广场等等。我在环线车上看着他很认真地对我说这说那的,风吹着他的头发,忽然,我的心里一热,一种别样的情愫萌生了。
  
  他是多聪明的人啊,然而他从没有对我说怎么怎么的。见了我还是微笑,或许那时,我是不是爱上他了?我压制自己的感情,直到他同学又一次的聚会,我才看清他,我无比的憎恨他们,也佩服他们。就是这次聚会之后,他还是在环线车上,对我说了我一生也不能忘记的话!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