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的感觉到鱼儿的冷若冰霜

  
  “鱼儿在和明谈恋爱了!”消息终于传到了鱼儿母亲的耳朵里。
  
  “不行!不可以!鱼儿,你知道吗?当初你爸会到乡里去关一夜,就是他大伯害的呀!你怎么可以和仇家的侄儿谈恋爱呢?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鱼儿沉默了。
  
  鱼儿的父亲是当时村里的大队长,而明的大伯(绰号---大老虎)是当时公社里的革委会主任,据说权利相当于现在的镇长。俩人不知为了何故产生了矛盾,反正鱼儿的爸爸在群众大会上被批斗,被打成“四人帮”,还在公社办公楼的楼梯下,被整整关了一天一夜。听母亲讲,父亲被关是被他大伯冤枉的,所以母亲恨死了他大伯,把他家看作了仇家。
  
  可爱已在他俩的心里扎了根,岂是母亲的几句话可以阻止的。他俩照样和几个同伴一起散步,一起看电影,一起默默地相爱着。
  
  母亲急了,每天晚饭后,见鱼儿不在家就东找西找,不让他俩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见到他俩在一起,总会拉长着脸催着她回家。
  
  明的父亲也听说了此事,向明问清情况后,看见鱼儿的父母亲总是满脸堆笑,借故搭讪---------
  
  鱼儿的父亲毕竟是男人,心里不会记恨太多,毕竟意见最深的是他大伯,而且那时他大伯一家也已经搬到市区去住了,不会经常见面。至于明父亲的做法,他有时敷衍,有时就用沉默来对待。而鱼儿母亲总忘不了父亲被批被斗被关时,那种忧心忡忡的感受,以及当时别人异样的目光,对他家人还是满脸冰霜。
  
  后来明开出租车去了,鱼儿也进了一家私人小作坊打工。平时明不敢去她家玩,怕她母亲骂。可等到鱼儿做夜班的时候,就会去厂里接她。俩人的感情在“地下”慢慢地发展着。
  
  有一天,鱼儿家来了一位骑摩托车的年轻人,穿着当时叫“老板鞋”的沙滩鞋,看上去好像很阔气的样子。(现在摩托车一点都不稀奇,可在90年代初,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人物的坐骑了)鱼儿一见,原来是厂里业务单位的客人。母亲正客气地招待他。
  
  第二天,鱼儿去上班,厂里的老板娘问起这件事。鱼儿才知道,原来那个年轻人在厂里看到了鱼儿,喜欢上了她清纯的外表,向老板娘打听了鱼儿的住所,直接找上门来了。
  
  而母亲觉得这位小伙子相貌堂堂,家境好,自己也能干,有自己的一点小事业,就极力怂恿鱼儿和他好。每次那男的来家里玩,都热情得不得了。鱼儿却反感得很,不和他说话,可不许他再来家里的话实在说不出!毕竟人家又没说,是来和你鱼儿谈恋爱的!只说是来玩玩而已。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鱼儿苦恼极了。
  
  “一天,鱼儿和明正在他家门口的棕榈树下聊天,忽然一个骑摩托车、带着头盔的人朝着明飞快地撞过去。明在前面逃,他在后面追,眼看要撞上了,鱼儿急了,用手拉住了明的手,忽然那摩托车倏地一下不见了------”
  
  明安全了,鱼儿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原来是南柯一梦!
  
  梦境历历在目,鱼儿更相信了:明就是自己此生的依靠。俩人相爱是几世修来的缘分,要不然他怎么会6岁就说要鱼儿做老婆呢,?要不然怎么会鱼儿一出手,那骑摩托车的人就不翼而飞了呢?一切都是天意,注定此生俩人会相遇、相知、相爱。鱼儿心里默默地想着--------
  
  也许真是天意,过了没几天,鱼儿在工作的时候,不小心弄伤了手指,就在家养伤了也不来家里玩了。后来手指伤好了,鱼儿也索性不去那厂里上班了,怕再遇到那男的。
  
  俩人继续着地下恋情,鱼儿母亲虽然也知道,可也拿他们没办法。只是反复地对鱼儿说:“鱼儿,他家有两兄弟,可就一间房子,将来要自己创业,你会吃苦的。明这小伙子是不错,可将来你会过苦日子的,我是怕你受苦啊!”
  
  “我不怕吃苦!”
  
  “那将来可不要哭着回娘家!”
  
  “嗯,自己看中的,就是吃再多的苦,我也绝不会跑回娘家诉苦!”
  
  “唉--------”母亲无言了。
  
  他住在市区的大伯有一天回村里,也听说了此事,对那些“长舌”的人阴不阴阳不阳地说:“哼------YU家的大女儿----------”

关键字:
上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