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俩单独相处的机会渐渐地多起来了

 
  鱼儿和心中那个认定的有缘人开始夹在一群人中间,一起去散步,一起去看电影,一起说笑了。情愫暗生的俩人,却心照不宣,从没有正面说过一句话。
  
  秋雨绵绵的一个黄昏,鱼儿穿过石桥,沿着小溪慢慢地走着------
  
  走不多远,她发现他就在后面,若即若离地跟着-------
  
  就这样,在细雨中慢慢地走了快半小时,他俩已从绕村的这座石桥走到了另一座石桥边,这时雨也渐渐大起来了--------
  
  他快走了几步,赶上了她,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了鱼儿的头上,顺势拉住了她的小手,带她走过了那座只许一辆双轮车通过的小石桥。
  
  鱼儿的心怦怦直跳。
  
  眼看俩人要分手了。他大着胆子拉了一下那件盖在鱼儿头上,遮住她脸的外衣,想掀起衣角来-------
  
  鱼儿一激动,下意识地拉住了衣角------
  
  他的手停了,继续默默地拉着她的手向村里走去--------
  
  那晚以后,虽然谁也没把那话说明白,可。
  
  直到有一天-------那年的12月26日,他在石桥上拉住她的手,拥她入怀,让她知道了初吻是甜甜的。鱼儿心里笑着,呵呵呵,听过《甜蜜的吻》这首歌,以为是戏言,却不知道吻还真是甜的。
  
  后来,他问鱼儿:“那晚,干嘛不让我亲你啊?不愿意吗?”
  
  “呵呵呵,人家条件反射而已啦!”
  
  “啊?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呢?那你当时是不是急着等我,等我第二次掀开你的盖头啊?”
  
  “恩,可你没下文啊!”
  
  “唉,好后悔哦!你这么一反射,让甜蜜的感觉迟了好几个月啊!”
  
  呵呵呵呵,俩人又拥在一起-------
  
  (后记:写完日记,我便边听音乐边看《婉约词》,看到一位姓顾的写的“荷叶杯”,顿觉此词很符合此段,便摘抄如下-----------)
  
  记得那时相见,胆战,鬓乱四肢柔。泥人无语不抬头,羞么羞,羞么羞?
  
  (如果“相见”改为“初吻”就更贴切了。“泥人”!呵呵呵,绕小溪走了一圈将近半小时,一个字都没有!不是泥人还会是什么?)
  

关键字:
more>>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