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及魏家大院的兴衰史让人颇多回味

 
  从滨州到惠民中途路过魏集镇,顺路看了古村落遗址和早就听说过的魏氏庄园:树德堂。早晨六点半就到了,太早还没开门,围着古村落转了半圈,除了铺地的石磨扇比较古,没发现更古老的东西。
  
  魏家大院据说占地四十亩,十米高的围墙上一圈箭垛,也就是女儿墙,西北、东南两角各有一座凸出墙外的三层碉堡,就像一座城池。三进院l
  
  落为主人内宅,布局紧凑,和看过的晋商宅邸一样,不强调敞亮,窗棂又粗又密,黑咕隆咚,强化防匪防盗功能,是清末社会动荡不安的反应。前院有碾子、磨,两边跨院有织布坊、家塾、水井等,仓房储存大量的粮食煤炭,三、五年不开大门生活如常。
  
  出来大门,离东南角碉堡几步远就有一排老宅子,在后墙开了小门,一对老年夫妇卖矿泉水和小零食,要了一瓶水,和老人唠起了家常,我问你家这房子是不是解放初搞平分时分的魏家的?老太太说俺祖上的。···离魏家碉堡几步远,影响视界和射界,要是当代的暴发户企业家早就勾结政府、流氓、法院、地痞、公安强行拆迁轰走了。老太太说,人家可善,你要卖人家多给钱,你要不卖人家也不强求。
  
  老先生说,人家买卖遍布东北、北京、天津、上海···,开钱庄、当铺、布庄、盐店,蒲台一个当铺赚的钱就够这个大院的日常开支。还有一千多亩地,灾年捐钱捐粮食,甲午战争还捐了军费。我们这里是革命老区,一九四七年这片宅子和土地就被没收了,···这让我想起陈毅元帅的那句话,淮海战役的胜利是翻身的山东人民用小推车推来的。翻了身分了土地的农民革命热情空前高涨,铲平了一个旧时代,建立了一个新社会,同时颠覆了数千年的社会伦理、乡贤文化。
  
  老太太说,六零年饥荒,男主人饿死,媳妇带着年幼的一儿一女改嫁到了滨州那边,儿子已经改随继父姓梁,不姓魏了,老婆儿前几年才去世。···这样彻底的革命让人不胜唏嘘。
  
  老太太说,改嫁的媳妇和我娘家同村,也是大家主,她哥哥解放前在村里建了学校,聘了老师,免费让村里的穷人家的孩子上学,还管饭,刚刚开学时间不长,要解放了,就跑到台湾去了。老太太又说,我家外孙女上补习班,现在的老师一天一个孩子就收几十块。老先生插言说,有的要几百,现在的人只看见钱了。···言外之意,今不如昔。
  
  老太太说,文化大革命在场上支上魏家那大床,开批斗会,让给魏家抱狗的那个人忆苦思甜,啥也说不上来,人家对下人可好。老先生又插言:魏家老太太养了一只哈巴狗,专门雇了一个人给喂,出来进去的给抱着,人家花钱雇的,和现在打工不一样吗?···当年的剥削被剥削的革命理论好像现在没什么市场了。
  
  老先生又讲了魏家大院这几年的变迁,公社时拆了南边的外墙和碉堡建了面粉厂,九几年成了省文物保护单位,用红砖补齐了围墙和碉堡,后来成了国家文保单位,又把红砖拆了,恢复了旧时的蓝砖原样。
  
   徙义堂和福寿堂是魏氏另两支的宅邸,只在门外看了看没有进去。
  

关键字:
下一篇:没有了
more>>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