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进入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阶段

 
  来濮阳两次才找到将军府,第一次高德地图导到了目的地,连打问了三个人都称不知道,且态度不耐烦,并匆忙而去,理解起来便是谷将军家的势力影响余威犹在。第二次问了一个老年保安,往里一指:在这进去就看见了,东边大门早锁了,进不去。
  
  早先网上看到过照片,诺大的院落,座座小楼雕梁画栋,错落有致,小桥流水潺潺,莲池鱼跃,曲径通幽,碧树点缀其间,气势秒杀大清王府。可惜没眼福,人家不让看,只能越过高高的水泥院墙瞥见小楼一角。
  
  不由想起一个历史故事,安史之乱,郭子仪领兵收复两京,几乎是以个人之力匡扶唐之大厦之将倾,功高憾世,被封为汾阳王,敕修王府。郭令公虽近老迈,但也免不了意气风发,拄杖视察工地。见一泥瓦匠干活有点马虎,就对匠人说:基础一定要砌牢固啊。匠人说:王爷放心,我家三代都是干这活儿的,只见到王府不断的换主人,没见着王府倒塌过。郭令公听后,扭头回家,自此再也没去过工地。在外敌觊觎,内部倾轧,险乱环生的晚唐,郭子仪落得个富贵寿终,这或许和泥瓦匠的点拨有点关系。
  
  这些身无寸功的狗逼将军侵吞贪腐,肆无忌惮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经验对将军们全无用处,让这支从雪山草地走来,打败过无数强敌的伟大军队蒙羞。
  
  一个人烂了不可怕,几个人烂了不可怕,一群人烂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体制烂透了,无职不腐,无官不贪,全民式腐败。谷将军之流不过是这个体制的牺牲品。
  
  小时候听一个一二零师后勤供应处的老八路说过:我们那时候贪污五块钱就枪毙。严刑、峻法、纪律是战斗力的基本保障。如今信念没有了,职责操守没建立起来,连这个民族坚持了五千年的忠勇孝悌,礼义廉耻都被打烂了,法律条文当然就成了玩家的手把件,腐烂是当然并必然的了。
  
  以稳定起见,现阶段适合中国的只有精英政治,别无二选。问题是精英怎么产生,怎么会产生,怎么能产生。
  
  习总、王书记的横空出世,当是国家之幸。
  

关键字:
more>>相关资讯